English郵件在線
English 書記信箱 校長信箱 學院網站 部門網站 熱門站點 圖書館 | 郵件在線
人物故事

【每周一星】魯潔:我國教育學科建設路上的追夢人

 

undefined

她是“文革”后重建我國教育學科的一位領跑者;

她是新的歷史時期探索我國德育學科發展之路的求索者;

她是20余年來始終堅持在小學德育課程與教材第一線的實踐者;

她是一位深受學生愛戴的老師;

她就是我校資深教授、首屆中國杰出社會科學家、當代教育名家魯潔教授

 

.....................................................

重建教育學學科

“文革”之后,百廢待興,教育學學科面臨著撥亂反正、學科重建的嚴峻任務。當時,擔任南京師范學院教育系教育學教研室主任的魯潔,首要的工作就是組織全教研室的老師在教育學術思想理論正本清源的基礎上,從當代中國和世界教育發展的趨勢出發,編寫出一部具有中國特色和符合時代需要的、有扎實和豐厚學術理論根底的教育學教材。經過全教研室教師多年的努力,這本《教育學》教材1984年由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它不僅是改革開放后第一本專業課的教育學教材,而且在很多問題上突破了舊有的觀念。這本教材為全國高等師范院校教育系廣泛采用,曾先后獲吳玉章基金一等獎、國家教委第一屆全國普通高校優秀教材一等獎。更重要的是,它影響了幾代教育學人。出生于60年代、70年代乃至80年代的中青年教育學人,幾乎沒有人沒讀過這本教育學。它被學界親切地稱為“南師綠皮教育學”,成為南師教育學的符號和象征。三十多年過去了,這本教育學沒有修訂,但一直在印刷,它的主要觀點依然沒有過時。 

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教材《教育學》

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教材《教育學》

1987年,魯潔老師又承擔了國家教委文科教材“七五”項目“教育社會學建設”。1990年,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了由她擔任主編、吳康寧擔任副主編的《教育社會學》,這是建國后受國家教委委托編寫的該學科的第一本高校教材,獲全國第三屆普通高校優秀教材一等獎,為教育社會學的學科建設作出了貢獻,也奠基了南師大教育社會學在全國的地位。

任何一個領域的突破性進展,主要由標志性的代表人物來完成。魯潔老師在教育學、教育社會學的重建中,毫無疑問,就是這樣一個標志性人物。

 

求索德育學科之路

面對“文革”期間,德育被扭曲的局面,德育原理的學科建設首先需要從基本理論研究開始。魯潔教授和東北師大的王逢賢教授一起承擔了“新時期德育基本理論研究”的全國教育科學規劃課題。德育基本理論研究,就是要把德育作為一門學問來研究,探索德育的規律,改變以往德育的隨意性。作為這個項目的最終成果——《德育新論》于1994年出版。《德育新論》在德育學的地位,如同南師那本“綠皮教育學”在教育學中的地位一樣,成為一代代德育理論研究者的必讀著作。《德育新論》梳理和界定了德育中的基本問題,如德育的本質、德育的功能、德育的適應性與超越性問題。其中,魯潔教授對德育功能的研究,拓展了對德育的偏見,她提出的“德育的享用性功能”“德育的超越性”等觀點,使德育擺脫了政治化、工具化,回到了德育的原點。發展到后來,這成為魯潔教授對德育的基本認識,體現在她后期發表的《教育的原點:育人》《做成一個人——道德教育的根本指向》《人對人的理解:道德教育的基礎》等論文中。

20世紀90年代,伴隨著市場經濟的到來,社會進入了加速現代化的過程。現代化是一把雙刃劍,它在提高人的物質文明水準的同時,把人的精神和道德掃出了門。現代化激發了人的世俗的生物性,放縱了人的生物性,否定了人的一切的神性、圣性。現代化的危機,使魯潔教授對道德教育的思考更多地轉向人性,她批判病態的適應性教育,倡導超越性教育,培養有理想的人,重建人的心靈世界。

魯潔老師對現代化中的道德教育危機重在批判,21世紀開始,她在批判的基礎上轉向了人學視野的道德教育的建構,提出了“生活德育”的思想,使其德育思想不斷地完善,一步步達到了高峰。南師大的教育學雖然沒有標門立派,但“生活德育”已經真正成為南師大德育的一個標志。

 

新世紀小學德育課程與教材建設的親身參與者

2000年,魯潔老師已經70歲了,也送畢業了最后一名博士生,辛勞了一輩子,也該安享晚年了。誰知道,更重要的任務、更大的挑戰還等待著她。

2001年,國家開始了新課程改革。教育部基礎教育司的負責同志找到魯潔老師,請她承擔《品德與生活》《品德與社會》課程標準的研制。魯潔老師說,她感覺很突然,沒有思想準備,思想上很矛盾,一是自己年齡大了,也該休息了,二是前期的品德課大綱的研制也沒有參與過,三是自己的“知能”結構也存在缺陷。再者,課程標準作為國家意志在課程中的體現,責任太大了,有點不堪承受其重。但她最終還是答應了下來。促使她答應下來的,不是因為領導的勸說,而是責任。她說:“面對我們國家品德課的現狀,一種被否定的現實,我們這些所謂的德育理論工作者,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現實中,品德課程假大空,不受歡迎,魯潔老師要啃這塊“硬骨頭”,“課程標準做好了,上億兒童都會受益”。為此,她給自己的目標是:“讓道德教育成為最具有魅力的教育”。 

2012年11月魯潔在南京龍潭小學參加小學《道德與法治》統編教材編寫試講活動

2012年11月魯潔在南京龍潭小學參加小學《道德與法治》統編教材編寫試講活動

在分析現實中小學德育課程不受歡迎的原因之后,最終確立了“回歸生活”作為課程標準的核心理念。回歸生活,使道德教育基于兒童生活,通過兒童的生活,最終為了兒童生活,提升兒童的生活質量,建構完美幸福的生活。這樣的德育課程,克服了遠離兒童的宏大政治敘事,克服了成人化、高大化的空洞說教,使兒童在生活中學會過一種有道德的生活。

2002年6月,課程標準研制結束,魯潔教授又接手了《品德與生活》《品德與社會》教材的編寫。2004年,小學《品德與生活》《品德與社會》12本教材正式出版了。事實證明,這個階段有多套教材,而魯潔老師主編的教材是廣受好評的一套教材。至此,這個任務應該說圓滿完成了。但她仍放心不下,孩子們接受這套教材嗎?老師們會教這套教材嗎?教材中還有哪些問題?因此,教材結束后,她又開始了新教材的教學跟蹤。功夫不負有心人,從2001年接手這項工作,到2013年,持續了13年的小學品德課程改革,結出了碩果: “兒童道德生活的構建——小學德育課程改革與實踐研究”于2014年獲得國家基礎教育教學成果一等獎。

由于魯潔老師在小學德育課程標準、教材編寫和研究中的卓越工作,2012年5月,教育部又委托魯潔老師擔任統編《道德與法治》教材的總主編。這是一項更大的工程,更大的挑戰、更大的責任。編寫工作啟動之后,魯潔老師以80多歲高齡與編寫組同志一起學習中央文件和課程標準,討論確定教材的基本思路和框架結構,在討論中,她總是準備最為充分的人,很多問題她都列出了提綱,寫成文字稿。

教材每編寫一課,都要去小學試教,而且魯潔老師要求盡量到農村小學去試教。2013年4月18日這天,試講安排在偏遠的江寧區銅井鎮中心小學。這一天安排了6節課,當時83歲高齡的魯先生與大家一起坐在教室后面的小學生的小板凳上聽課,認真地做著筆記。突然,哐當一聲響,回頭一看,是魯老師差一點摔倒,可把大家都驚出了一身冷汗。后來學校老師專門搬了把椅子給魯老師坐,大家才放心。中午在學校會議室里,大家就上午4節課所發現的問題進行討論,及時聽取教師和小學生代表的意見。下午又聽了兩節課,再接著討論。這樣高負荷的工作,年輕的老師都說工作一天很累,但80多歲高齡的魯老師和他們一樣奔勞。大家都說,“這就是魯老師,要么她不答應,答應的事情,她一定盡責,一定會做好。”

就是這樣,經過5年的苦戰,經過層層審查,無數次的修改,2017年9月,統編教材《道德與法治》低年段正式投入使用,2019年,統編教材全部投入使用。現在年近90高齡的魯潔老師還在研究怎樣使用教材才能使老師教的更好,學生學的更有收獲。大家問她累不累,她淡淡一笑,說:“那怎么辦呢?事情總得有人做。”輕描淡寫的一句話,背后擔負的是國家的重托和期待。

本該安享晚年的魯潔老師在退休之后擔當小學德育課程改革之事,而且20年(2000-2019)如一日,因為她的心中只有一個念想,這就是“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兒童”。梁啟超在《少年中國說》中指出,少年強則中國強。少年是國家的希望,民族的未來。為了兒童,則是為了國家的未來。魯老師從來沒有豪言壯語,但她為了兒童的工作確確實實在為國家、為民族做一件大事情。

 

學生們敬愛的老師

魯潔老師學問做得好,有思想高度、文辭大氣,是大家學習的楷模。魯老師的學生們卻說:“我們永遠學不到魯老師的境界,因為她不是用知識寫作,而是用人格寫作;寫的不是作為知識的論文,而是她的人格、她的思想。”江蘇教育學會的葉水濤先生在一篇文章中這樣寫魯潔老師:“她作為教育學界的代表所達到的高度,是常人難以企及的,這不是知識的累積,而是一種智慧的徹悟。”“文如其人”,什么樣的為人,決定了能夠做什么樣的學問。道德教育更是如此,“道德和道德教育學術成就的高度只能是自己生活的高度”。這是魯潔老師幾十年的道德教育研究悟出來的道理,在她身上得到了印證。

魯潔老師的學生,沒有不“怕”她的。學生們去魯老師家請教或談問題,到了門口,幾個同學誰去敲門,大家都要推讓半天。即便是學生們都工作了,去看魯老師,大家依然不敢“貿然”行動,一定要和魯老師約好,準時赴約。如果認為所有的學生都“怕”魯老師,是因為老師的“兇”,那就錯了。在學生們的印象中,魯老師沒有批評過學生一次,甚至都沒有給學生們大聲說過一次狠話。學生的“怕”不是來自老師的嚴厲,而是來自于對老師的“敬畏”,這種敬畏源于其人格。

魯老師對學生的關心,每個學生都能夠說出一二,令大家感到溫暖。學生們困難了,魯老師會接濟;家庭不和了,魯老師會出來做工作;魯老師外出了,回來還給學生們帶小禮物;節日了還會請學生們吃一頓,犒勞大家學習的辛苦。她以一顆慈母般的心,關心著每個學生。但魯老師也有“嚴厲”的時候,魯老師的學生,北京師范大學教育學部教授、公民與道德教育研究中心主任檀傳寶,至今還記著這樣一件事:他周五下午外出到南京對岸的和縣訪友,周一早上按時回校。因為是周末,當然也就沒有請假。但是一回宿舍,桌上就放著周六魯老師用信封裝好的一張“便條”。便條上面寫著:“檀傳寶:今天找你。了解你已于昨天外出未歸。也許因為你是新生,不了解學校的有關規定。希望今后再遇類似情況必須向班主任辦理請假手續。這一方面是為了保證學習;另一方面也是為了學校對于你們的安全等等負有責任。魯潔,10月15日”。檀傳寶教授說,他至今還保留著這張便條,在每一屆研究生入學時候,他都會講一遍這個故事,念一遍這個便條。魯老師上課的時候,任何人不能擅自闖進教室找她辦事,她說,這是課堂的起碼規矩。一次,學生到教室找魯老師簽字,被魯老師毫不留情地狠狠批評了一頓。當然,大家被“批”的這些事情流傳下來,后來的學生們自然懂了規矩,也就沒有老師的批評了。

魯老師的學生們常說,大家能有所成就,真的很感激魯潔老師,是她教大家學會研究,是她以人格教學生們學會做人。但她卻說“你們給予我的遠多于我給予你們的”。2010年4月,魯潔先生八十誕辰學術思想研討會的致謝發言中,她動情地說道:“我知道我并不是一個合格的老師,我很清楚這一點。但是,和你們在一起的日子,卻是我一生中間最為幸福、最充實的日子。與其說你們在跟我學,倒不如說我在跟你們讀書、思考、鉆研。每當有人問我,最近你在做什么,我的回答都是跟著學生讀書。這不是調侃,是事實,不是謙虛,是真情。”“學生是我的精神力量和精神支柱,是他們總是逼著我前進,逼著我有所發展,逼著我‘天天向上’”。

魯潔老師和同事、學生們

魯潔老師和同事、學生們

作為老師,魯潔老師不只為她的學生所敬仰,也是中青年學人敬仰的導師。不只是學界中青年學人敬仰的導師,也是一線品德課教師敬仰的導師。江寧上元小學的陳先鳳老師說到:“有一次在江寧聽試教課,年逾古稀的魯老師一天下來整整聽了八節課,研討結束時已近晚上七點,老人家為了不給學校添麻煩,連工作餐都沒吃就回去了。”無錫的張愛勤老師這樣描寫和魯老師的交往:“與她在一起,你會發現,她的一言一行都自然地彰顯著道德品質與高貴的人性。例如,在旅館,她十分注意節約用水、用紙、用電;在餐館,她一直強調按需訂餐,不講排場;在學校,她一定要走到孩子們中間,與他們攀談,了解他們的需要,給予適當的關照。”

高尚和偉大不一定是驚天動地,而在平常的一點一滴。魯潔老師說,她一輩子沒有離開南師大,“一生平淡”。但“一生平淡”并不意味著“平淡一生”。她為“文革”后我國教育學科的重建,為德育學科的建設,為改變小學德育課程的面貌,為使她所鐘愛的德育事業而奮斗一生,她是我國德育學科建設和小學德育課程改革路上的追夢人。

            (“每周一星”系列之三十四 供稿單位:教育科學學院 文:馮建軍 章樂)

  • 更新時間

    2019年03月14日

  • 閱讀量

  • 供稿

    教育科學學院

南京市仙林大學城文苑路1號,
郵編 210023
sun@njnu.edu.cn

Copyright ? 南京師范大學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蘇ICP備05007121號
蘇公網安備 32011302320321號

分享到

亚洲成人论坛导航中文成人激情网